教育桃源電子報
首頁 教育桃源電子報

【文章分享】小心!校園性平調查員的誘導性提問!

2020-11-16

 

新竹縣教育產業工會前理事長 吳南嬿老師


在校園性平案件中,

最怕的就是性平調查員用誘導式提問來問學生,

套出他想要的答案。

 

為何案件老師必須注意誘導式提問呢?

因為在校園性平案件中,

大部份的證人都是未成年人,

有的甚至是智能障礙者。

當3~5個大人(人數優勢及權力優勢)在一個嚴肅的地方(位置優勢)詢問單個未成年人時,

未成年人的思緒非常容易被大人帶著走,

完全依據大人的暗示回答問題。

 

什麼是誘導式提問呢?

誘導性提問也被稱為暗示性問題,

是指用不恰當的提問方式限縮、操控回答者的回答。

誘導性提問往往會使答案不能確實反映回答者內心的真實想法。

常見的誘導式提問樣態有:

直接性提問:如“拿到了嗎?”“哪裡發生的?”

重覆性提問:重覆詢問一個問題,誘使回答者覺得之前的回答是錯的而改變答案,直到得到想要的答案為止。如:“你覺得陳大文身高是多少?”“160公分。”“確定嗎?再給你一次機會,好好想想。”“我覺得是160公分。”“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?”……

強制性提問:提供有限的選項而沒有足夠的解釋,然而回答者可能不接受所有選項。如“你喜歡日劇還是韓劇?”

確認性提問:設計使答案只能支持特定的觀點。如“你覺得要如何讓學生更用功?”“你有什麼讓政治人物不貪污的辦法?”(註1)


現在,讓我們來看看109年度訴字第218號判決書裡第34頁的訪談逐字稿。

在這個訪談逐字稿中,

被訪談的學生是高中的智障生,

被提問的內容是一年前,他性騷同學時,

導師是否有看到。


在判決書第34頁:

問:好,你摸乙女的胸部不只那一次,他說有很多次,從高一上學期開始一直到高二上都有,他說的,是嗎?

辛男(智障生):是呀

說明:這段話有什麼問題呢?

1 、在這段問話中,有問兩個問題:

(1)誘導式提問辛男(智障生)是否摸乙女不只一次,而且限縮次數,暗示辛男是否摸了很多次(確認式提問)。

(2)誘導式提問辛男(智障生)是否從高一上學期就已經開始性騷同學(確認式提問)。

(3)在向辛男提問時,調查員不斷用「他說」來提問,就記憶的相關理論來說,這有暗示的效果,進而改變辛男的記憶(註2)

第二題尤其重要,因為第二題是羅織老師是否知情未通報的伏筆。

在這裡我想問的是,

辛男(智障生)所回答的「是啊!」,

指的是他的確性騷同學不只一次?還是從高一上學期就已經開始性騷?

訪談時,可以一次問兩個問題,

然後被訪談者一個「是」,就算他全認了嗎?


問:是,你摸他的胸部大部分在什麼時候?他說第八節抄聯絡簿的時候。

辛男(智障生):有呀

從這一題可以發現,

調查員對辛男(智障生)做誘導式詢問裡的「確認式提問」,暗示學生他性騷擾的時間,而且這個時間是老師有在的時間。


判決書第35頁

問:是嗎?在教室裡喔?老師都沒有看到喔?

辛男(智障生):有呀

在這裡,訪談者又問了兩個問題:1、地點 2、人。

可怕的是,他直接用確認性提問問學生,地點是否為教室,以及老師有沒有看到。

結果,被訪談的辛男(智障生)的回答「有呀」,

我們無從得知,他的「有呀」指的是地點「在教室」,還是「老師有看到」。

問題是,學生如何證明老師有看到呢?


問:老師有看到?哪個老師看到?

辛男(智障生):那個好像地理老師還是。

問:地理老師。

另一調查委員莊:地理老師是誰?

辛男(智障生):那時候是去那個辦公室。

問:地理老師去辦公室?

辛男(智障生):對啊。

問:你很多,很多次,所以不只一個老師的課吧?

辛男(智障生):忘了那個老師的名字了。

(注意:學生說他忘了老師的名字了)

問:都是某一個老師的課嗎?是你們導師的課,還是資源班老師的課,哪一個?(注意,現在調查委員開始往某位老師集中,因為他現在問「哪一個」)

辛男(智障生):也有班導。

問:也有班導的課,不一定是哪個老師的課?但是老師都不在嗎?

辛男(智障生):老師都沒看到。

(注意:學生說法開始混亂)

問:老師都沒看到,你剛剛說老師有看到?

辛男(智障生):那個時候是不是這個老師,是E老師(指原告)。高一的時候。

問:高一的導師。

辛男(智障生):是E老師。

問:E是誰?

另一調查委員:E就是他們的班導。

問:就是班導師,你說是E老師有看到?(確認性提問)

辛男(智障生):對啊!

問:他有看到你摸乙女的胸部?(確認性提問)

辛男(智障生):對啊

問:他有親眼看到?

辛男(智障生):有呀!


判決書第37頁,調查員訪談乙女(智障生)

問:反正就是外面,好,那他摸你胸部,剛好呢導師從辦公室出來有看到,你記得有這件事嗎?然後叫辛跟你道歉。

乙女(智障生):有

(有沒有發現,性平調查員透過訪談,開始將導師有看到性騷案的情節植入乙女的記憶)


問:有,所以導師是有看到辛摸你胸部的事,對不起老師累了,現在已經晚上快八點,好,就是辛摸你的胸部,是導師從辦公室出來看到了?然後就叫他,是嗎?

(看到這段問話,我的疑問是,一位輕度智障的學生,能否確實理解這麼複雜的問題?更誇張的是,當時的時間已經晚上,不知道學生的精神狀態如何?)

乙女(智障生):應該是

問:不是,你想一想,不能用應該的啦!是不是真有這件事?因為我們剛剛才知道的。

乙女(智障生):嗯

問:有嗎?

乙女(智障生):有呀

(這算不算是重覆提問+確認性提問?)

更誇張的是下面這段問話:

問:那老師後來有沒有罰辛罰寫?

乙女(智障生):不知道。

問:你不知道他有沒有罰寫十遍,老師有拿白紙給他,那時候是下課,對不對?下課時間,是嗎?(植入記憶+重覆詢問+兩個問題)

乙女(智障生):是


看完這份判決書裡的訪談逐字稿,

我真心認為這段訪談裡充滿問題:

1、這些被訪談的學生都是智能障礙生。

2、這些被訪談的學生是否有接受過語言鑑定,確定他們的理解力足夠瞭解如此複雜的問題?

3、他們對於一年前的回憶(尤其是他們曾告訴過誰或誰曾看到)是否準確?

4、他們被訪談時所處的環境是屬於壓力比較大的環境。負責訪談的調查員不僅人數較多,年紀較長,智力較高也較具權威。在如此權力不對等的壓力下,要植入新記憶相對容易。

5、在訪談逐字稿中,隨處可見誘導式詢問、植入新記憶的痕跡。

在本人擔任申評會委員審案子時,

只要是有調查員調查的案子,

因為在我的經驗中,

逐字稿和摘要往往差很多。

我都一定要看完整的逐字稿,

如果是案件當事人,最好不僅拿到逐字稿,還要拿到錄音檔,

若有錄影檔更佳,

因為可以誘導詢問的,

不只是問題,

還包括訪談者的表情和肢體動作。

總之,未來不管各位老師是案件當事人還是證人,

面對訪談,一定要非常小心。

註1:摘自「MBA智庫百科」

註2:摘自「心理學導論:核心概念」第三章

 

原始文章網址(綠園嬿語):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ermalink.php?story_fbid=173883084442788&id=106958524468578

回上一頁
電話︰(03)458-3860
電話︰(03)458-3842
電話︰(03)458-3774
傳真︰(03)458-3672
324桃園市平鎮區中豐路331號2F
劃撥帳號:50197507
teuniontw@gmail.com

桃教產

年金訴訟
Copyright © 桃園市教育產業工會 2020 All right reserved.
Design by ainet